当前位置: 直销猫 >> 曝光

追事丨又一起!隆力奇一广东会员集资诈骗近200老人上千万

发布人:JK 来源:新浪潮 发布时间:2018-06-08 09:31:06

6月7日,《新浪潮》官方微信刊发《解案|隆力奇山西一经销商非法集资2000万,770万用于投资隆力奇》,引发行业内外广泛关注。一读者致电《新浪潮》,称还有比这更恶劣的一起隆力奇会员集资诈骗案,发生在广东,共集资诈骗近200位老人上千万元,希望《新浪潮》予以关注。

《新浪潮》查询发现,该案件案发于2014年,经过广州市中院审理、被广东省高院发回重审、广州市中院再次审理、广东省高院受理上诉并维持原判,于2017年12月15日下发最终的裁定书。


判决认定:童盛敏伙同被告人刘高锋、张尚群公开向社会公众许诺以每月4%-6%的高息和免费旅游等为诱饵进行非法集资,于2013年3月逃匿。经核计,童盛敏参与集资诈骗数额合计为人民币10664600元,其中,刘高锋和张尚群参与集资诈骗数额为人民币4562600元。

法院判决结果:(一)被告人童盛敏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五万元。(二)被告人刘高锋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三)被告人张尚群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四)追缴被告人童盛敏违法所得人民币10664600元以及其中被告人刘高锋、张尚群与童盛敏的违法所得人民币4562600元,按比例发还各被害人。(五)对童盛敏以集资款购买的房产三套依法予以拍卖,所得价款列入本判决第四项的追缴范围。

做隆力奇来钱慢,开公司非法集资

据童盛敏供述,2011年4月初左右,他和蔡某辉、麦某贞夫妇都是江苏隆力奇公司通过个人联系的方式来发展会员创建业绩的,但是这样比较慢,因此就和他们夫妇商议成立公司来做,于是在2011年4月底经由赵某明的公司代理向荔湾区工商局申请成立笑金斗公司,童盛敏本人投资10万元并任执行董事兼经理、法人代表。为方便日后公司财务账册的统计报账,童盛敏将公司的财务账册交由赵某明的公司进行统计报账。


成立笑金斗公司后,也是以推销隆力奇公司产品为主,但因业绩不好,一直处于停滞状态。童盛敏称,他就开始向客户借款并用于隆力奇公司产品业绩推广。初期还是以个人推销隆力奇产品为主,11月左右开始借资,由会员蔡某辉、麦某贞、吕某华帮忙拉客,并给予一定的返点奖励。

2012年3月初左右,童盛敏又设立了广州你享空间公司。童盛敏投资占股份90%即9万元,童盛敏的弟弟童某科投资1万元占股10%,共计10万元成立该公司。之后将笑金斗公司撤并至你享空间公司办公。

开始借款的时间,在受害人的陈述里,比童盛敏所说的2011年11月份要早一些。

被害人麦某彩说,2011年9月20日左右,谢某娣多次对她说关于童盛敏的笑金斗公司借款投资的事宜,很多人借了款而且按时拿到了他答应给的利息收益,劝说麦某彩一起借款给童盛敏。童盛敏说他自己发展需要,需向个人借款,所借款是按照所借款数每月支付利息(以每月每万元600元人民币收益计算),借款分半年或一年期,到期后再一次还清本金。麦某彩签署了借款协议出借4万元,落款时间是2011年9月22日。在次月15日,凭借款协议书到金笑斗公司拿到2400元现金利息。在拿了第一笔借款投资利息之后,麦某彩就在当年的10月27日再与童盛敏签订借款协议书。童盛敏在原来承诺的高利息收益的前提下,再许诺借款达到5万元或30万元就可以优惠或免费去隆力奇公司总部参观旅游,或去澳大利亚旅游,麦某彩于是再与童盛敏先后签订十二份“借款协议书”,总计47万元。

大部分受害人都是如此,先让你尝到按时付息的甜头,再让你加注续签。童盛敏说,当客户的借钱到期后,一般来说,我都是劝说他们续期,向他们许诺可以随时收回本金等,大部份的客户都会续期。

就这样,按照童盛敏自己的供述,大概吸引到近200名老人的上千万资金。按照法院最终认定的数据,是170余名老人的人民币共计10664600元。而这些钱,童盛敏自己供述,公司装修等花去300万,购买隆力奇产品约用了400万元,300万买了3套房子,136万买了保时捷越野车。而返还到受害人的所谓利息,只是极少部分。


关于童盛敏作为隆力奇会员的身份,也得到了隆力奇方面的证实。隆力奇财务人员周某峰作证说,隆力奇公司的主要经营方式有两种,一是直销,通过会员加盟公司后在会员个人平台订购产品,二通过门店以及经销商的传统经营模式经营销售。童盛敏是隆力奇的会员客户。会员在隆力奇的官网可以通过会员平台界面,进行落订单订购产品。订货人依据其订货单的产品、数量和相应价格出了该订单的货款额后,订货人再通过银行转账支付或其他电子支付方式把货款转账到隆力奇公司的账号,公司再发货。

童盛敏注册两个公司,也是各有用处。童盛敏说,两间公司合并在一起办公,人员也一样,所以刘高锋、张尚群、苏某平、蒋某观等人都是两家公司的员工。平时,如果是对外借钱时,就对外称是笑金斗公司,如果客人是来店消费、加入隆力奇直销的,就对外称是你享空间公司的。

“我们知道他是经营隆力奇的”

一个场地,两家公司,一个虚表,一个实里。虚的是隆力奇产品经营者,实的是集资诈骗者,童盛敏很好地利用了自己的隆力奇会员身份,终至不可收拾。

“他叫我将钱交给他用来投资笑金斗公司的隆力奇产品、养生馆、保健品等,我分多次以现金方式将人民币23万交给他。”受害人梁某林说。

“童盛敏讲他代理的‘隆力奇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保健产品业务做得好,我分别在2011年10月与他签订两份借款协议书,共投资了人民币11万元。”受害人彭某钊说。

“2011年底,谢某娣约我喝茶时说,有间公司的老板童盛敏是做隆力奇公司(江苏隆力奇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产品经营的,是她的亲戚,是借钱炒楼、也做隆力奇产品的,支付较高利息,每月每万元可支付500元的利息,我被这样的高回报所吸引。”.受害人罗某娴说。童盛敏还在2012年7月17日跟她签订合作协议书,借款10万元给罗某娴申报1个隆力奇会员编号。

而在受害人潘某如的眼里,“童盛敏在中山八路富力广场用你享空间公司(有营业执照)销售隆力奇产品和美容保健服务的,我刚开始以为是隆力奇公司。”

童盛敏对于受害人的欺骗,也是煞费苦心。比如受害人卢某芬,在对方许以成为隆力奇会员有奖励时没有动心,但终于还是没逃过高息的诱惑。“2012年年初,朋友蔡某辉对我说现在有一项目,投资隆力奇公司产品,有很高的回报率,蔡某辉带我来到富力商贸大厦17楼笑金斗公司,老板童盛敏向我介绍了隆力奇产品,说加入隆力奇要先交人民币32000元成为会员,公司会给予相应的产品,成为会员后需要发展下线。我担心发展不了下线,就没有投资。2012年3月份,朋友莫某玲又向我推介,说小童(童盛敏)打电话跟她说现其成立笑金斗公司需要融资,如果借1万元给他,每月可以收取600元利息,问我有无兴趣。”再次见到童盛敏的卢某芬,终于还是被打动,最终损失近10万元。

富力商贸大厦,图源网络

也不是没有人对童盛敏产生怀疑。受害人麦某贞说,“我借钱给童盛敏时,金笑斗公司办公室在富力大厦17楼,2012年5或6月份,他在24楼买了一间写字楼,作为公司办公地址。我曾怀疑过,他说隆力奇公司给他的收入很高,有几条线可以收钱,不用担心。童盛敏又买了一辆一百多万元的小汽车,他说跟高级讲师学了5年,现在是隆力奇公司的经销商,可以根据时差赚钱,叫我放心。”隆力奇充当了实力背书,麦某贞分6笔借出27万元,共收回利息112600元,实际损失157400元。

两次不服判决的诈骗者

2013年4月15日,受害人李某成报案称童盛敏以支付月息5000元与其签订《借款协议书》,借款16万元,至报案之日也无法联系童盛敏。广州市公安局荔湾区分局立案侦查,并于2014年7月3日抓获童盛敏、张尚群及刘高锋。

刘高锋,是童盛敏的老乡兼同学,为童盛敏公司副总经理,在童盛敏不在公司期间,代童盛敏执行收款等。

张尚群,则是童盛敏前女友,后被童盛敏邀请进入公司,担任财务方面的工作。

因此,法院最终认定的童盛敏涉及诈骗金额为 10664600元 ,而作为从犯的刘高锋、张尚群,参与集资诈骗数额为4562600元。

而这,还是广州中院第二次审理时认定的数字。

2015年11月14日,广州市中院作出(2015)穗中法刑二初字第89号刑事判决:(一)被告人童盛敏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二)被告人刘高锋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万元。(三)被告人张尚群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四)继续追缴被告人童盛敏、刘高锋、张尚群的违法所得人民币10933200元。(五)被查封三套房产予以拍卖。

广州中院判决后,三被告不服,提出上诉。2016年8月12日,广东省高院作出裁定,认为犯罪数额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因此,撤销判决,发回重审。

2016年8月12日二审刑事裁定书

2017年9月25日,广州市中院再次做出一审判决。此次判决,广州中院对诈骗数额进行重新认定,公诉方提出的10933200元,最终被认定的是10664600元。三被告的刑期和罚金,如前所述也有所降低。


三被告依然表示不服,上诉至广东省高院。

童盛敏坚持其没有非法占有集资款的故意和行为。其前期主要销售隆力奇产品,后来其经客户蔡某辉等人的游说才组建成立公司并由客户带人投资,没有向社会公开募集资金的故意。因此,其行为应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原判认定其构成集资诈骗罪,定性错误。

刘高锋上诉认为,原判认定其参与集资诈骗4562600元不当,其涉案金额仅为34万元,原判根据其入职时间认定犯罪数额不符合事实。刘高锋有自首情节,且为初犯,认罪态度好,没有获利,原判对其量刑过重,请求二审依法对其从轻、减轻处罚。

张尚群上诉提出,.其在2012年8月入职你享空间公司任前台收银员一职,没有从事签订借款合同和发放利息的工作,对童盛敏利用你享公司和笑金斗公司实施集资诈骗的行为并不知情,其行为不构成集资诈骗罪。在本案中没有获利,原判对其判处的罚金太重,且判令其向被害人退赔4562600元不当。


广东省高院最终认定:上诉人童盛敏、刘高锋、张尚群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集资诈骗罪。童盛敏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刘高锋、张尚群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可减轻处罚。童盛敏、刘高锋、张尚群归案后均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从轻处罚。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


2017年12月15日,广东省高院做出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浪潮菌说

一个企业不轨,整个行业背锅

连续两起事件,都是非法集资,而且事涉同一家企业,不能不令人惊讶。

经销商也好,会员也罢,在一个个具体的点位上,他代表的就是一家公司,其行为,代表的就是一个公司的形象。

能搞起非法集资勾当的人,虽说忽悠为其必备本领,但要是没有“实力背书”,恐怕也难以奏效。正因此,一些不法分子就选择了找大平台做依靠,以示“背后有人”。

隆力奇自然是个不错的背书者。

老牌日化企业,民族直销代表,国际化布局有声有色,多板块业务红红火火。但是,却也不能萝卜快了不洗泥,什么人都往里边招。虽然可以做大自己的业绩,却也难免自毁形象。

远的说,隆力奇某系统传销案震惊业界,系统领导人出狱后博川国际更名瑞和国际,仍试图东山再起;近的说,虽然这两个非法集资案例当事者与叱咤风云的那位系统领导人不可同日而语,但在某个具体的点位上,对于很多连公司、系统、经销商都分不清的投资者来说,这些经销商或会员在他们眼里是一样的身份:隆力奇的人。

当然,从法律关系上说,这是一个误解,隆力奇与经销商或者会员,是平行的市场主体,他只不过是卖我的产品而已。

但是,这并不代表公司对此就没任何责任。于私,公司要长远发展,必须选可靠的生意伙伴,英雄可以不问出处,但金钱确须看明来路,非法集资来的钱买公司的产品,败坏的不止是犯罪分子自身,还有直销企业的声誉;于公,直销行业难获社会认可毋庸讳言,这需要每家公司付出努力予以改善。一家公司的不顾一切,会让整个行业背锅。

作为行业管理来说,社会共治是必由之路。所谓社会共治,即形成政府主导、行业自律、社会参与、协同共治的治理格局。而行业自律,首要者还是企业自律。市场监管总局规范直销行业的“8号文”,更是进一步明确了企业的主体责任。

不要再说经销商的事我管不了,不要再说我和他仅仅是合作关系,他是经销商,首先是某某直销企业的经销商,经济上代表自己,形象上却代表直销企业和行业。直销企业在通过经销商赚钱的同时,也必须把规范经销商行为的责任承担起来。

隆力奇,请三思;

各直企,请共勉!

评论专区

用户名:

标 题: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示本站同意并支持其观点

直销猫 Powerd by zhixiaocat.com 2017-2020 渝ICP备180056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