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直销猫 >> 独家

那些曾经及正在做直销的无名之辈们 | 猫眼观

发布人:God 来源:销猫 发布时间:2019-01-08 09:18:31

QQ截图20190108091959.png


痴憨是勇,咒骂是爱,烟花下是破碎的尊严。

你我啊,皆是无名之辈。

是没剥的鸡蛋,心里柔软;

是胸前的铁板,软肋在背;

是一把水枪,虚张声势,幼稚淳良。

——电影《无名之辈》


谁也没有想到,直销的寒冬来得如此迅猛,以至于那些底层的直销员们,一夜之间如同掉进了混沌的深海,有人随波逐流,有人观望不前,有人奋力游向海面散发出的微光。


翁启建重重地往后一仰,瘫坐在椅子上,喃喃自语:“系统登不进去了。”

 

他曾经是一名权健经销商,但是停止运作已经一年。基于权健的奖励设置,只要翁启建每月消费350元,“好歹每月还有几千奖金,复消奖,现在看来,悬了。”

 

就在上月底,翁启建才提现了上个月的奖金,“每月月底准时提现”,他还复购了火龙液和口红,他以为公司已经化险为夷,风波正在慢慢过去,但是今天一早的新闻,如同当头棒喝。虽然已经停止运作一年,但翁启建还是五味杂陈。

 

为什么要离开权健?翁启建坦言主要是因为团队招商会和培训做偏了,“过于形式化,要业绩不要教育,中途曾经尝试用社群线上方法做我的团队培训和招商,领导人直接在群里抬杠,一气之下我就不做了。”尽管如此,“作为消费者,公司不解散,有的产品会一直用的。”

 

但翁启建还是为以前的伙伴们捏了一把汗,“翻看他们的朋友圈,都在集体沉默,十几天都没有更新了。”

 

夏小雪有些不知所措。半个月以来,小雪都惴惴不安。她刚刚加入C直销公司半年多,起初加入是因为自身亚健康问题,被公司的产品调理过来了,自己和家人用着都还行,但是不敢推荐给别人了,“我怕产品会不会也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会不会害了别人呀”。

 

谁也没有想到,直销的寒冬来得如此迅猛,以至于那些底层的直销员们,一夜之间如同掉进了混沌的深海,有人随波逐流,有人观望不前,有人奋力游向海面散发出的微光。



黯然离场


重庆,永川。

 

张凡从他合伙的工作室里抱出了三箱保健品,这是他当初在A公司花了6万多元报单的产品,“原本是六箱,现在只剩这三箱了。”

 

锁好了门,透过沾满灰尘的窗户,依稀能够看到里面的桌椅货架,以及一张黑板。开业时留下的彩带依旧悬挂在天花板上,当初的喜庆在现在看来,似乎有点落寞。

 

张凡裹紧衣服,搓了搓手,重庆的冬天有些寒冷,他站在工作室门口,给亲戚朋友打了一通电话,电话的内容都是相同的:“你们到我屋头来,把这些产品都分一分带回去用了。”

 

他有些心灰意冷,的确,一年前,张凡从朋友那里取经回来,得知直销行业能够零门槛、少投资的实现财富自由,这让他极其心动。

 

于是,他辞去原有的工作,用三万多元积蓄加上从父亲那里借来的三万元,开始做起了直销。“当时朋友跟我保证,拿牌企业绝对安全合法,放心去做吧。”

 

本来张凡做得还不错,也有了些人气和伙伴,那是张凡记忆中最开心的一段时间。

 

但是,张凡做梦都没想到,在2018年的最后几天,他被打回原形,原本找来的伙伴纷纷退回产品,要求退钱。

 

“之前是有些奖金,但是都花到市场上了,现在,东西卖不出去,钱都亏完了,老汉的钱暂时也还不上,屋头还有娃儿,不晓得该啷个整。”

 

蹲在小区门口,张凡抽着七块五一盒的老龙凤,寒风吹着他的背影有点单薄,仿佛一下就能把他吹走了,他抽完一根烟起身,说:“我想再去找一份工作,先把老汉的钱还了。”



举棋不定


河南,郑州。

  

吴晓茹一大早便来到了自己的美容店,她不知道今天她又会面对什么。这些天来,店里看着倒是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她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

 

三年前,随着传统美容院越来越多,吴晓茹生意急转直下,她迫切地想要寻求转型,一条新的出路摆在了她的面前——除夕夜,回家过年的吴晓茹听到姐姐说起B公司,这家以化妆品为主的直销企业让她颇有兴趣,没等麻将散场,她便拉着姐姐详细了解了公司情况与行业情况,当即决定加盟,将直销与自己的美容院融合。

 

在姐姐的帮助下,吴晓茹的直销之路“还算顺风顺水,产品走得不错,咨询开店的人也多,利润可观。”

 

这几年,吴晓茹遍地开花,旗下拥有了十几家这样的美容店。一年里,有一半的时间,晓茹都在外地,去到各个美容院,剪个彩,挥挥手,鲜花掌声一片。

 

这是她直销生涯最风光的时期,以至于现在回忆起来,仍然足以让她兴奋和骄傲。

 

然而,时至岁末,欢乐不再、人心惶惶。这些天来,吴晓茹没有出门,本来有两个店要开业她让推延了。接到太多电话,内容大都一致,“接下来怎么办?”吴晓茹一个接一个地安慰“我们公司不会受影响,这次只是保健品的直销公司受牵连。”但是事实上,吴晓茹心里也没底,“静观其变吧”。

 

“在直销行业的这两年,走得太快,走得太顺了,现在要停下来,好好想想了。”


 

深信不疑

 

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刘丽英的婆婆病了。

 

10年前,刘丽英为了照顾生病的婆婆选择辞职,昂贵的医药费和不稳定的病情让她和她的家庭举步维艰。

 

有人说,不如试试D直销公司的几款产品吧,或许可以缓解甚至治疗你婆婆的病。

 

起初,刘丽英对此嗤之以鼻。“我跟他说,医院治不了的病,保健品能治?再说了,万一吃坏了身子,谁来负这个责任?”

 

但是,随着婆婆的病情加重,家庭情况紧张,不允许他们去医院做治疗,走投无路之时,或许是出于侥幸,或是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刘丽英顶着家人一直反对的压力,咬牙试用了7个月D公司产品,婆婆病情得到缓解,并逐渐开始好转。

 

2010年,她以产品受益者的身份接受直销产品,走进直销行业。

 

因为她是产品的受益者,所以她明白,一款好产品,代表着一家好公司,代表着一个好产业。

 

但2018最后几天,来势汹汹的寒流让她打了一个冷颤,刘丽英说,我做了8年直销,但就这一下,把我所有的努力都打回原形了。

 

“我还能做直销吗?我还能让别人相信,我们的产品是真的有效果吗?”

 

末了,她给了自己答案,能。

 

2019年1月7日中午,刘丽英义无反顾地坐上了去张家界的火车,此行没有别的目的,就是为了稳住团队的人,给他们加油打气,并且告诉他们,不要夸大宣传,坚持产品导向,一步一步慢慢来。

 

刘丽英没有想过要放弃这个行业,她只是说:“比起8年前,这个寒冬也不算什么。”


 

心中有光

 

河南,平顶山。

 

赵明志60岁了。

 

1983年,老赵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白手起家,先后开过卡拉OK歌厅、家具厂、楼板厂,还做过宾馆洗浴、家具批发等,成为了最早一批先富起来的人。

 

但,社会在发展,时代在进步,经济形势在变化,当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过了千禧年,老赵也感觉到传统行业的生意变得越来越艰难,寻求转型也成为了他的下一个方向和目标。

 

两年前,在老赵宽广的办公室里,迎来了自己的好友,在与好友的交谈中,他得知了直销这个行业,然而,这位精明的生意人并不认可直销行业,显得兴趣缺缺。

 

为了不扫朋友的面子,老赵答应先了解一下。直到2018年春节前后,亲眼见证了直销工作室的搭建与培训的全过程,终于老赵下定了决心。

 

“虽然行业里龙蛇混杂,但产品好,就算没人买,我也不会有损失。”

 

他丝毫不担心会做垮、会亏钱,所以几个月后,没有如同教徒般虔诚狂热的宣传,也让老赵有了一定的市场基础。

 

老赵曾经也经历过大风大浪,面对此刻的暴风雨,倒也并未有过多担忧,“太平盛世,也有苦要吃,没办法躲避,就让自己心中有光。”

 

走过了改革开放的第40个年头,老赵知道,过了这座桥,一切就都翻篇了。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翁启建、吴晓茹、夏小雪、张凡、刘丽英、赵明志,均为化名。)

评论专区

用户名:

标 题: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示本站同意并支持其观点

2019-01-15
安利中国现状:发展下线仍是直销员收入主要来源
金日入选省市侨联改革开放40年荣誉展
汉德森:经营之道在于诚服务之道在于信
金科伟业(中国)举行红色公益活动
康宝莱喜获“2018东莞市民喜爱品牌”
被误解的新《电商法》,这六大问题需迫切明确
丁香园权健鞋垫再起风波,真是见汝之疮,忽己之脓乎
2019-01-14
丁香医生卖的“天价鞋垫”比权健还贵?目前已下架
华林传销吸金39亿:涉虚假宣传 投诉量超权健
关于传销和保健品“蹭热点”请先搞清楚概念
华林酸碱平顶风作案,河南商丘华林总部已被查封!
湖南14部门联合部署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百日行动
回首2018,展望2019:新零售的五大变数
13部门联合整治“保健”市场 禁止对保健品评比评优
2019-01-11
刘屹松正式加盟东阿阿胶 出任直销业务总经理
2019-01-09
完美青海分公司2019年母亲邮包捐赠仪式举行
关于富迪健康科技有限公司规范经营的公告函
安惠陈莹莹参加南通市、区检察机关工作通报会
湖南出具“亚元币”传销案判决书:迷惑34万会员 吸金近20亿元
新时代中式酒会:国风 雅韵 颂珍情
生生不息的温暖,是尚赫用爱创造出来的
福维克设计Temial知淳亮相中国国际建筑装饰暨设计艺术博览会
华政教授震撼演讲:必须把中国企业家从刑事风险中解放出来
2019-01-08
以炎帝的方式,做中国的Costco
北京电视台、北京保化协会到访同仁堂健康并授牌
天津出动两千人次专项整治保健品乱象:17家单位被立案查处
激情追梦 进无止境|绿之韵集团全球战略委、策略委2019韶山行
洞见·谋远——绿之韵集团全球战略委、策略委2018年度会议召开
那些曾经及正在做直销的无名之辈们 | 猫眼观

直销猫 Powerd by zhixiaocat.com 2017-2020 渝ICP备18005635号